第二章

籃壇祖師爺

劉俊卿用心為籃球做每一件事

對台灣籃壇祖師爺劉俊卿來說, 他的教練夢或許是想要完成自己未完成的夢,塑造一個理想球員, 看到自己的球員在每一次的打球經驗中成長茁壯,固然欣慰, 不過他認為:「球員經驗的累積是教練在球場上信任球員, 將士用命,球員要把握機會」。

被尊為台灣籃壇「教父級」的教練劉俊卿,與籃球結緣並不是開端於籃球打得好,相反的,會踏上這條「不歸路」,都得「歸功」於劉俊卿國中時籃球打得太爛!當時體育課考三十秒籃下投籃,他居然只投進兩球,體育老師就笑他,也因此,羞憤不已的劉俊卿便下定決心,一定要把籃球學好才罷休。

劉俊卿的父親年輕時,在青島非常喜歡運動,其中就以籃球、游泳、桌球和拳擊最在行,可是卻從來沒教過他打球,然而或許是遺傳了老爸的運動細胞,他也能在苦練後闖出一片天。十五歲開始打籃球,他還記得剛練籃球時,翻出老爸以前的球衣,胸前「無畏」的隊名鼓舞劉俊卿勇往直前。

練球的過程中,手和腳常常磨到破皮,但是為了當一個最好的、無法被人取代的球員,他咬緊牙根忍下所有的痛苦,因此十九歲就當選國手,不過最後卻因為腰部運動傷害,二十八歲就「英年」退休,三十七歲擔任中華隊教練,當時是中華隊最年輕的教練。

1978年底、1979年初,台灣面臨與美國斷交,台灣與世界的接軌受挫,但是在台灣籃壇,六福村隊的成立卻讓籃球與新的世界接軌,而它背後的推手就是劉俊卿。原本,籃球員在當年的環境不太受到尊重,即使在球隊也不受禮遇,於是劉俊卿便下定決心重新塑造球員的角色,讓他們受人尊重,他的作法後來造成台灣籃壇大震動,這也讓其他球隊開始重視球員,進而提升籃球的水準。

說起那個年代是最讓劉俊卿懷念的,面對一時之選的球員,他掌握到的是最好的契機,證明自己在籃球方面的能力。六福村隊之後他也帶過雲絲頓、麥當勞、宏國、公賣金龍、中興電工隊。

這幾年又前往馬紹爾擔任籃球大使顧問,為當地的籃球運動扎下根基。放眼台灣籃壇,在劉俊卿的調教之下,曾創造出昝家驤、陳日興、曾增球、鄭志龍、周俊三、朱志清等籃球明星。過去他曾被戲稱「最會組隊、又最會搞垮球隊的教練」,然而豐富的經歷和身經百戰的閱歷,讓他就像一本籃球百科全書。「你知道嗎?國外有很多輔助器材可以教你用正確的姿勢打籃球,這可以把它運用在台灣的籃球教學,」劉俊卿坐在自己辦公室一隅,說起籃球,他有講不完的故事,更有源源不絕的創新點子。

昔日的火爆教頭

小時候因為染患「丹毒」,使得劉俊卿的聲帶受損,即使後來當了教練,仍無法用粗亮的嗓音在球場上對球員大吼,但是一站在球場上,他的那份霸氣卻足以讓球員對他敬畏三分,而這份霸氣早在劉俊卿十幾歲時便開始醞釀。話說當年看到初中一年級的體育老師時,劉俊卿至今印象仍很深刻:「他給我的感覺好蒼老,一點都沒有老師的氣質,比起其他的老師,他看起來也好卑微。那時候我就告訴自己,將來我不要變成這樣。」

那份「將來我不要變成這樣」的篤定,造就劉俊卿日後在球場上與球員眼裡的威嚴形象。曾在六福村隊擔任球員的徐經鉞提到:「教練訓練的時候真的好兇,但是經常被拉出去特訓,我知是針對我個人的缺點幫助我。」

在球場上,劉俊卿認為教練就是老大,既然要當一個領導人就要有魄力、心胸和權威,也要有內涵,這樣球員才會心服。而他出名的嚴格管教,也造就不少優秀的籃球員。

回憶起自己三十幾年當教練的點滴,那一群曾經被他修理過的年輕球員,劉俊卿依舊如數家珍,昝家驤、林正明、曾增球、陳日興⋯⋯這些當時優秀的球員至今老早升格為教練,可是過去在劉俊卿的「魔掌」下都無一倖免,罰站、打耳光、打屁股、踹腳、趕出球場的情形經常上演。

「過去我的管教很嚴,大部分都是用棍子打屁股伺候,球員只要抽菸、賭博、蹺課或是成績太爛都要打屁股,一天我要打斷不少棍子和掃把柄,」劉俊卿描述,而棍子或掃把柄每打一下,球員的屁股就腫成一條,過不久便會紫成一條一條,球員的屁股發紫,連帶的掃地伯伯眼睛也急得發紅,他用濃厚的四川口音告訴劉俊卿:「教練啊!你再打下去,我沒有掃把啦!你用這個藤條吧!」掃地伯伯送他一把藤條,而那把藤條至今仍被劉俊卿保留下來。

年紀輕的球員只要一犯錯,心裡就會開始緊張害怕,因為不知道劉俊卿又要給他們什麼樣的處罰。有一回晚上上完課之後,劉俊卿要求所有球員起立,一個接著一個開始繞著板橋酒廠跑步,黑漆漆的酒廠再加上之前鬧鬼的謠傳,年輕的球員一聽到教練這個要求嚇得腿都軟了,「教練,可不可以用藤條處罰就好?」球員還寧願劉俊卿用藤條打他們。

處罰的方式不一樣,但是劉俊卿處罰球員背後的出發點卻相同,「我不是用暴力,只是我已經告訴他們該做的事情了,他們不聽從,我就得這麼做。父母把他們交給我,如果我不這麼要求,我算什麼教練?」劉俊卿說。

教練是球員的啟蒙老師,劉俊卿認為,教練不光是教他們運動技巧,還包括他們的人格養成。一個運動員必須守紀律,必須學習合作和奉獻。一個好的運動員將來進入社會,他的表現也會不錯。

過去的年代,球員要掙出頭不容易,什麼都得自立更生、自我要求,看到現在的孩子衣食無缺,父母什麼事都幫他們打點好,劉俊卿覺得他們很幸福,可是相對的,他們會覺得別人的要求是一個壓力。儘管現在的教育不提倡體罰,但是他認為,一個人面對自己的過錯,不要老是找理由搪塞,老是原諒自己,不做懲罰,這樣才不會什麼事都做不成。他認為,「在球場上更是要如此,球員要成為人上人,就要付出相當的代價,而且要比別人付出得更多。」

不要當頭腦簡單的運動員

劉俊卿年輕的時候,抱定決心要打籃球時,身邊所有人都反對他打球,因為他們認為打球的人是「頭腦簡單,四肢發達」,而這句話從劉俊卿開始籃球生涯時就一直刻印在他的腦海裡,因此到高中當了國手之後,他就告訴自己,我要讓認識他的人看得起,也要向他們證明,當一個好的運動員必須有靈活的腦筋、聰明的智慧與充沛的體力。

「籃球員劉俊卿,微積分竟然還可以考到九十分,」讀體專時班上教微積分的老師看到劉俊卿的成績不太敢相信。劉俊卿只是努力要求自己做到,「我不想當垃圾運動員」是讓他的成績一直保持在前三名的動力。

等到自己當了教練,劉俊卿也特別重視球員的課業,過去指導公賣局球員時,遇到要升高中的球員,他就會告訴他們:「你們不要光打球,書要讀好,你們可以把打球當成跳板、當成興趣,但是你們要注重的是工作和學業。」

當時為了嚴格控管學生的學業,劉俊卿還把球員集體歸到一個學校,要求公賣局,每天早上七點球員練完球後,由專車送到學校,等到球員到了,學校會有老師通知他。不過年輕的孩子難免很皮,有些人會從前門進學校後,再由後門溜出去,然而他們只要一蹺課,學校的老師馬上就會用電話通知劉俊卿,這些孩子到了晚上就會難逃被修理的命運。

事實上,身為一名運動教練,劉俊卿大可要求球員在籃球場上的表現就好,但是他認為,一個優秀的球員,一定要努力要求自己在課業與運動之間取得平衡。

曾經也有學生告訴他:「教練,我當完兵之後,再回來幫你打球。」但是當場被他拒絕,他還要求那名學生無論如何一定要去考警官學校。

劉俊卿自己也是從十五、十六歲便踏上籃球之路,種種的際遇,讓他深刻體會到球員生涯的短暫,看到那群年輕的球員同樣將他們的青春放在球場上,更讓他覺得,身為教練不能只要求球員在球場上的成績,還要為球員想到後路。「我只要他們跟自己比,我不是喜歡打人,老實說學生功課好不好關我什麼事,但是對他們的父母我有責任。」

「嚴師出高徒」在劉俊卿的教鞭下∣∣至今仍讓他最自豪的就是,他帶過的學生最少都讀到大專畢業,有的球員成為教練,有的球員則在裁判、銀行、警察、政治、科技⋯⋯等領域,擁有一片天。

教心與交心

身為教練,劉俊卿心裡雖然有一把嚴厲的戒尺,但是私底下,他像是球員的父親。以前有學生很喜歡籃球,但是家裡人反對他打球,為了讓球員無後顧之憂地打球,劉俊卿還得幫球員瞞著父母,把他們換下來的衣服帶回家洗。甚至過去在銘傳商專當教練時,有的女學生還會帶男朋友給他面試。

「帶人要帶心,對學生,我是教心,也是交心,」劉俊卿說。除了關心球員的學業之外,他也很關心球員的身體、心理、工作和家庭。曾經擔任過新浪籃球隊球員,現在自己開店的邱德治,在飛駝籃球隊打球時因緣際會下,遇到劉俊卿,從此之後他就成為邱德治打球和生涯規劃的顧問。他回想到自己幾次球場和事業的低潮期,而每一個歷程他第一個想到的人就是劉俊卿,「他就像是我的心理醫師,」邱德治說。

在執教的過程中,劉俊卿期許自己要成為球員的啟蒙老師,但是難免會遇到一些非常愛籃球、球卻打得不好的學生,一開始他會努力幫助他們提升技術,可是如果努力了,學生還做不到,他就得拿出他的訓練紀錄讓他們面對現實,對他們來說是打擊,但劉俊卿還是不會忘記指引他們一條路,告訴他們:「不要傷心,天生我材必有用,或許今天你當不成好球員,但是你這麼喜歡籃球,還是可以當好教練、好裁判,或是好的體育老師。」

現實雖然讓學生傷心,但是他們知道劉俊卿是為他們著想,後來也依照教練指引的路轉換跑道,有很多學生目前都是籃球場上的裁判。劉俊卿處處為學生著想,很多學生將他視為生命中的貴人,不過沒想到就在他人生最困頓的時刻,他的學生也成了他生命中的貴人。

一九八五年,第十三屆亞洲盃籃球賽,中華男籃在睽違十二年後重返亞洲籃壇,曾經擔任第三、四屆亞洲盃國手,晃眼過了二十年,昔日的國手成為帶隊參賽的教練,劉俊卿心裡憂喜參雜,喜的是台灣又重回亞洲籃球的舞台,憂的是這是台灣恢復會籍後第一次參加比賽,身上背負的是所有人的期盼,那時候許多籃壇的老前輩如陳祖烈還跑去加油。

出國參加比賽前,劉俊卿肩負的壓力讓他絲毫不敢鬆懈,全心全意做訓練的功課,幾乎不踏進家門。然而,那年的比賽卻因為一些政治因素,裁判判決不公讓球隊最後只得到第六名,對劉俊卿來說,雖然輸得很不服氣,但是他還是得默默承受。

球場上的勝負很現實,但是現實的考驗更現實,因為比賽成績不好,劉俊卿備受指責,回國後他的生意也垮了,被迫賣掉房子,又遇到母親得了癌症,再加上他一手組成的六福村隊在自由盃的比賽中又打倒數第二名,一連串的不順全部集中在一起,「那是我的黑暗期,」劉俊卿自我解嘲地說。

而就在他人生最落魄的時候,有一個學生打電話給他:「教練喔!你最近在做什麼呀?」當他知道劉俊卿的近況後,每個星期都會開車帶他去散心,甚至帶他到處去看房子,幫他訂房子。這個學生過去也很愛打籃球,但是劉俊卿看他的家境不好,再加上身體也不好,就將他引薦到板橋信用合作社工作,後來這個學生在他的工作崗位上當上主管。

對劉俊卿而言,學生的盛情和用心讓他感動,其實當初他對學生的真誠對待,並非為了求得日後的回報,但是人生的起伏真的很奧妙,能在最失意的時候得到這樣的對待,劉俊卿格外珍惜。

相信自己,信任球員

在選擇教練這條路上,劉俊卿的確很感謝學生讓他有「教學相長」的機會。回想自己決定要往教練的路邁進時,他最早在銘傳商專和公賣局擔任教練,他所面對的都是初中剛畢業的孩子,他形容他們是一塊沒有經過琢磨的玉,而自己也是一個未經琢磨的教練,沒有任何經驗,只能憑自己看的書、想法指導他們,每天他總要做訓練日誌,從錯誤中做檢討,歷經三年的時間,他找到自己訓練的方向。

「遇到這群孩子,我很幸運。我做了很多錯誤示範,但是我很快就改了,他們沒有經過訓練,所以很容易接受我的訓練和更改,不會反叛,他們給我很大的機會,」劉俊卿心懷感激地說。他覺得因為這一段歷練,他才能在當時成為中華隊最年輕的教練。
七○、八○年代,要在一群教練前輩面前出頭不容易,劉俊卿形容:「那是在夾縫中生存。」然而,平時努力專研籃球教練技巧,參加教練研習會,年輕的他後來也讓老前輩們心服口服。
一九八一年七月,第五屆瓊斯盃國際籃球賽,劉俊卿擔任男子組球隊的教練,第一場比賽就遇到讓他們害怕的勁敵∣∣韓國隊,就在比賽的關鍵時刻,劉俊卿用了兩個新人∣∣昝家驤和陳煥成,當時在旁邊擔任技術委員的老前輩馬上指責他:「劉俊卿,你在搞什麼?打這麼重要的比賽,你竟然用兩個小孩去打。」

不過劉俊卿不理會他們的指責,他相信自己,也信任他的球員。事實上,當時昝家驤和陳煥成兩個人上場時,一看到滿場的觀眾,加上第一次面對的就是強敵韓國隊,臉色都發青了,一上場的表現得並不理想。

上場五分鐘後,劉俊卿把他們換下來了。過去沒有經驗,劉俊卿知道他們害怕,但是他告訴他們:「你們是全隊裡面,體能和表現上最好的。昝家驤你長得比我還壯,彈性比我好,投籃也不差,只要你拿到球就在籃下硬吃對方。陳煥成你要像平常訓練時一樣送球,失誤也沒關係。」

兩人重新上場時,最後竟然成為扭轉勝負的關鍵人物。昝家驤出色的表現成了攻守的主力,他經常在隊友投球不中後,跟進籃下將球撥入籃中,加上韓國隊防守球員的體型不如他壯碩,讓他在下半場攻下十六分,而比賽最後他一記漂亮的扣籃動作還贏得全場如雷的掌聲,並將比數拉至八分的差距。而陳煥成在控球方面,也不怕韓國隊衝撞的抄截,表現得可圈可點。

那場比賽最後以八十一比七十五擊敗韓國隊,劉俊卿將士用命,加上球員的配合,讓所有的人對他們另眼看待,有媒體就報導:「劉俊卿大膽啟用新人的作法,值得讚賞。」

球場上,球員與教練是生命的共同體,每個教練都有一個夢,或許是想要完成自己沒有完成的夢,塑造一個理想球員,看到自己的球員在每一次的經驗中成長茁壯,劉俊卿固然很欣慰,不過,他認為:「球員經驗的累積是教練在球場上信任球員,將士用命,球員要把握機會」。

贏在全力以赴

在比賽場上,每一個球員盡力發揮他們的能力∣∣抓籃板球、投籃、助攻、防守,才能將五、六個人融合為一體。劉俊卿自許教練為球場上的「總舵主」,他的判斷為每一位球員找最佳的機會,邱德治回憶起自己當替補球員的時期,總是有機會上場一展所長,他提到:「劉教練不會讓我覺得我是替補球員。」不過劉俊卿不能原諒球員在他下達命令後,卻沒有盡力去執行他的命令,更不容許在比賽中與教練爭執,他覺得球員若有任何的意見,比賽前或比賽後再和他做檢討。

對於球員的機會,劉俊卿一視同仁,但是在球場上的紀律,他也一視同仁,邱德治就說:「在球場上嘻嘻哈哈與人聊天,是犯了教練的大忌。」

劉俊卿希望自己的球隊在球場上以及面對比賽時,是以百分之一百的心情做準備,而他自己也以身作則,每次比賽前他一定會把自己打理整齊、乾淨,即使沒有穿得西裝畢挺,可是他的心情就好像要赴一場盛宴,「這是我對籃球運動的尊敬,我要全心全力打這場球賽,」劉俊卿說。

劉俊卿常對球員說,身為球賽的參與者以及團隊的成員,不能把勝負的責任完全放在教練或某幾個球員身上。他希望,球員對球場的勝負,不要漠不關心。

執掌兵符經驗豐富,劉俊卿看盡比賽輸贏的場面,對他而言,運動場上的爭戰是一門藝術,兩個人的競爭一定有贏有輸,而「面對勝負不能老是搬出奧林匹克的精神∣∣『只求參加不求勝利』,這是騙人的,能贏球就是老大。球場是現實的,對於比賽,要有羞恥感,面對每一場比賽,球員一定要全力以赴,」劉俊卿斬釘截鐵地說。

他也表示,比賽的輸贏影響很大,尤其是對球迷,球迷是球隊最大的資源,他們總是希望球隊贏球,即使看到球隊輸球,還是希望能看到他們下一次贏球。

球場上,教練與球員融合、全力以赴的力量才能讓勝利奏效,而劉俊卿也把這樣的精神帶到另一個國度。

馬紹爾國最高的人

一九九九年十月,當台灣還處於九二一地震的餘威時,對於劉俊卿而言,他的籃球生涯也面臨另一次震盪,而這次的震盪卻是到了另一個國度∣∣馬紹爾。從零開始,劉俊卿的「籃球創世紀」再度在馬紹爾上演,但要讓幾乎沒有籃球文化、沒有求勝慾的馬紹爾人在場上與對手一拚高下,真是比在台灣訓練球員要難上百倍。

在這之前,馬紹爾這個國家,對劉俊卿來說是一個從來都沒聽說過的國家,連當空中小姐的小女兒也沒聽過這個國家,而外交部能給他的資訊很有限,雖然答應要到那邊當籃球教練,但是連那邊有沒有籃球場他也不知道。之後他自己去找資料也只能知道「她」在夏威夷和關島之間,是一個千島之國,首都是馬久羅(Majuro),風景很秀麗。

在台灣籃壇耕耘數十年,能有機會到另一個國家繼續耕耘,對他而言是另一個嘗試,在他的籃球館經營面臨瓶頸之下,這個機會也為他的籃球生涯開啟了另一扇門。

在馬紹爾總統大選前的一個星期,劉俊卿便到了馬紹爾這個陌生的國度,他所面臨的是許多的未知和挑戰。在他抵達馬紹爾不久之後,當地的︽馬久羅日報︾便有一篇「為二○○○年籃球準備的新教練」的報導介紹他,文中還特別提到劉俊卿的身高六呎二吋,應該是馬紹爾全國最高的人。這篇報導也引起當地人的注意,因為長年處於物資缺乏,導致體型矮小的馬紹爾人都想看看他這個最高的外國人。

一開始,對於馬紹爾一大片藍藍的海、藍藍的天,劉俊卿為之驚豔,不過後來因為馬紹爾政局的轉變,他的心情一度很複雜,所幸,隔了三、四個月後事情慢慢平穩下來,劉俊卿開始參與他們的籃球訓練單位,而馬紹爾也讓劉俊卿見識到另一個世界的人和文化,「馬紹爾的氣候很酷熱,當地的人都曬得非常黑,不過在熱帶氣候區的人比較懶,他們的觀念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每次我打電話給學校的老師提到籃球的事,他們都會躲我,每個人都會推托說:『I am so busy!(我很忙!)』,這彷彿是馬紹爾人的招牌藉口,」劉俊卿又好氣又好笑地說,不過經過幾個月的薰陶,他後來也能「入境隨俗」地以這個藉口回應馬紹爾人。

停不下來的籃球耕耘

「可是我這麼愛籃球,我怎麼可能讓我自己因為他們這樣就停下來。」劉俊卿那顆對籃球熱愛的心沒有因為人和空間的轉換而改變,他開始開車環島,想辦法要散播他的籃球種子。首都馬久羅共分成七個地區,但是就只有一條馬路,每一戶人家門前都沒有門牌,走在路上如果看到有人在烤魚,他們一定會熱情地邀請他去享用。

劉俊卿每到一個地方就用他的攝影機、照相機記錄馬紹爾的一切,當然還包括當地的球場、人口情況。遇到學校他就主動找學校的校長,送他們一些禮物,並且告訴他們願意幫學校訓練籃球球員。換做在台灣,劉俊卿根本不需要這麼辛苦,「沒辦法,面對馬紹爾人懶的特性,我就必須幫他們把事情安排好,他們很怕壓力,做事也不主動。」花了兩個月時間了解馬紹爾人的習慣,劉俊卿對他們的個性和做事態度瞭若指掌。

在開始散播他的籃球種子之際,正好也面臨幾個月後的密克羅尼西亞籃球錦標賽,對劉俊卿而言,這無疑是一個機會,他想要讓馬紹爾的球隊在比賽中得名,進而推展當地的籃球運動,於是他在當地辦了一個馬紹爾的「甲組」聯賽,選了二十幾名的球員。

選拔完之後他還為這幾名球員做了體能測驗,對這些球員來說,過去從來沒有人幫他們安排體能測驗,他們都覺得很新鮮,所以每做完一次測驗就會圍在劉俊卿旁邊詢問他們彈跳、柔軟度等的成績。球員對體能測驗的反應呈現出的是馬紹爾人的純樸、可愛,不過論起球員的球技,劉俊卿覺得他們是還沒學會走就想跑,個個是半調子。「他們很會運球,每個人都練得一身『花式運球』,後來我才發覺過去他們所謂的籃球教練原來就是每週兩場的電視NBA球賽。可是基本功不扎實,再炫的運球和妙傳,到球場上也派不上用場,」劉俊卿說。

劉俊卿最初觀察這群球員練習投籃時,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只要有一個人投籃投中,所有人一拿到球就會把球傳給那名球員。在台灣,他看到球員只要拿到球就會想自己投籃,可是馬紹爾球員卻不然,他覺得這些球員實在很可愛,但他也從中看到這群球員籃球的基礎技巧必須加強。

指導球員基礎技巧,對經驗老道的劉俊卿而言是家常便飯的事,可是對於從來沒好好受過籃球基礎訓練的馬紹爾球員來說,卻是難能可貴,因為從來沒有人這樣教過他們。在訓練過程中,劉俊卿依舊扮演嚴格的角色,只要球員一有錯誤(例如:投籃不進),伏地挺身、仰臥起坐的懲罰一個也不會少,每個球員每天為了他們的錯誤,至少要做三百個伏地挺身或仰臥起坐。

然而,在嚴格懲罰的背後,其實蘊涵的是劉俊卿對他們的用心,後來球員也漸漸體會出來了。「Coach, I am strong.(教練,我變強壯了!)」球員舉起手臂,彎臂握拳擺出健美先生的動作,得意洋洋地向劉俊卿展示他的肌肉。「馬紹爾人體型瘦弱,從每一次的懲罰動作中,我的用意是讓他們鍛鍊肌肉,」劉俊卿笑著說。

在球場嚴格訓練中,為了激勵他們,偶爾他也會消遣球員:「You are a cat⋯⋯Meow~(你是貓,喵∼)。」

清晨苦候球員早起

馬紹爾的生活恬適,讓劉俊卿彷彿置身桃花源,但是在球場上,以一個指導教練的身分,這份恬適也讓劉俊卿很不適應,因為球員的生活步調太閒散了。他回憶起第一天的訓練情景,清晨五點,馬紹爾還延續著夜的沈靜,而面對馬紹爾那片已經讓劉俊卿忘了驚嘆的海景,他的眼神仍不時逡巡球場的另一方,期盼有人走進球場。前一個星期五的時候,他與球員說好星期一早上五點要到球場上練球,他還記得當天宣布這個訊息時,球員的反應。

「Five?Midnight?(五點?半夜嗎?)」球員問劉俊卿,對馬紹爾人來說,清晨五點仍是他們好夢正甜的時刻,而他只能回答他們:「No! Morning!(不是半夜,是早上!)」。

訓練的第一天,能不能等到球員其實劉俊卿心裡有數,他知道很多過去在台灣訓練中被他視為理所當然的事情,對馬紹爾人來說都需要一點時間。星期一的早上,一直到七點鐘,球場上仍然只有劉俊卿一個人孤零零地站在那邊等候。當天下午在另一場訓練的開始時,他就對著所有的球員說:「我今天好失望,我好像一個寂寞的老人望著海等你們。不過我還是很希望明天早上五點的時候能夠看到你們。」說完他還是繼續訓練球員打球。

第二天早上五點,劉俊卿依舊在球場上等著球員,他不想放棄,等到快七點時才等到兩、三個球員。第三天等到六點半,有六、七個球員到球場了,第四天早上五點,終於來了五、六個球員⋯⋯「台灣的劉教練還站在球場上等呢!」透過大街小巷的口耳相傳,過了幾天,所有球員終於都能準時五點到球場。「他們是被我的精神感動了,」劉俊卿表示。

終於讓球員遵從他訂下的規則,然而,劉俊卿接下來要面臨的最大挑戰卻是馬紹爾人根深柢固的價值觀。「他們的天性不積極,也沒什麼榮譽心的價值,所以『贏』這件事對他們來說彷彿無足輕重、可有可無,但這樣的價值我不能讓他們放在籃球場上,」劉俊卿說。

球場和戰場一樣,劉俊卿知道人的內心不會沒有求勝的渴望,馬紹爾的球員當然也不例外,因此他每天都會向這群球員大打心理戰:「比賽因為是在馬久羅打,如果你們的太太、女朋友看到你們輸球,你們會很丟臉的。而且這場比賽不是為了我,而是為了你們的國家。」劉俊卿真的希望把他們變成一群老虎。

化不可能為可能

而短短幾個月的訓練,果真讓這群老虎發威了。二○○○年密克羅尼西亞籃球錦標賽,一個前所未有的第三名足足讓馬紹爾人敲鑼打鼓好幾天,他們興奮得只差沒在地上打滾。劉俊卿對籃球的堅持,不僅感動了懶散成性的馬紹爾球員,讓一支毫無希望的球隊脫胎換骨,也讓籃球的活力激發了馬紹爾人血液中的求勝心。

「Taiwan coach, Liou!」馬紹爾的廣播電台現場轉播二○○○年密克羅尼西亞籃球錦標賽的實況,當時是馬紹爾隊的第一場比賽,每當馬紹爾隊得分時,廣播員不忘興奮地大喊著:「來自台灣的劉教練」,馬紹爾人家裡沒有電視,一切消息來源都得靠收音機,隨著收音機廣播員興奮的聲音,他們的心情也隨之振奮。

從一九七八年之後,馬紹爾的球隊在密克羅尼西亞籃球錦標賽中就一直與前六名無緣,而第一場在馬久羅舉行的比賽更是遇到他們從來沒有贏過的對手∣∣波納佩(Pohnpei)球隊,當時擔任馬紹爾球隊的教練一看到對手是波納佩球隊時,比賽前就對著當時擔任球隊技術顧問的劉俊卿搬出馬紹爾的招牌藉口「我很忙」,臨陣脫逃。能不能贏得比賽,劉俊卿其實胸有成竹,但是球隊的教練因為過去失敗的經驗,不想留在場上,他只好請教練的姪子暫時當球隊的助理教練,讓球隊能夠順利參加比賽。

一場原本大家都認為輸贏已成定局的比賽,沒想到隨著比賽一分一秒經過,馬紹爾隊包抄、快攻、上籃、得分,每一次的得分都著實讓在場的眾人大吃一驚,當然包括面臨馬紹爾隊的波納佩隊。比賽開始不到幾分鐘,馬紹爾隊就贏波納佩隊三十幾分,原本覺得自己穩贏的波納佩隊被他們每一個攻勢和防守弄得一楞一楞的,在驚覺馬紹爾隊已今非昔比時,第一場比賽的勝利當然也拱手讓給他們,而馬紹爾球隊贏球的消息也隨著收音機傳到馬久羅每一戶人家家裡,劉俊卿的名字也因此聲名大噪。

「We win!We win!Coach!(教練,我們贏了!我們贏了!)」第一場比賽完之後,馬紹爾球員興奮地對著劉俊卿嘶吼,他們嘗到難得的贏球滋味,劉俊卿當然了解這群球員內心的激動,打敗一個從來沒贏過的對手,突破了他們原本給自己設的極限,也打破了他們所有的「不可能」,不過面對球員激動的心情,劉俊卿還是不能讓他們得意忘形,要他們準備隔天的比賽。

那一年的比賽從一開賽就連續贏了兩、三場,直到最後要打入爭奪冠亞軍比賽的時候,原本那位臨陣脫逃的教練擔心被劉俊卿搶了鋒頭,在比賽場上一意孤行完全不聽他的指令,劉俊卿覺得很無奈,但是他能體諒那位教練的心理,看到最後剩一分三十四秒,馬紹爾隊還贏五分,即使已經有贏球的策略,他還是按捺住自己,讓原來的教練在場上坐陣指揮,而那場球賽也因此輸了,最後馬紹爾隊只抱回第三名。這件事,劉俊卿不想計較,因為對於這支過去很少贏球的球隊,劉俊卿有他的看法,「第一年打個第三名就好了,第一次不用到百分之百,」劉俊卿指出。

劉俊卿的耕耘終於跨出一大步,還辦了夏令營訓練年輕的孩子打籃球,原本只有三座體育館可以打籃球的馬紹爾,夾著這股籃球熱,後來連路邊的椰子樹也被釘上籃板和籃框,不管地面是否平坦,大家拿起籃球就打起籃球了,有時候連路邊的豬也會過來湊熱鬧。劉俊卿自己的車也變了球場接駁車,他很喜歡開著車載著小朋友,前往「克難球場」消磨時光。

對於這位來自異地的教練,劉俊卿的每一份付出與用心,馬紹爾人和球員點點滴滴記在心頭。過去在台灣劉俊卿的確帶過不少優秀的球員,締造許多佳績,但是在馬紹爾,劉俊卿用他的堅持、耐性、精神感召和專業指導,證明「天下沒有不可教的人」,並激發一群原本對自己沒自信的球隊,除了為他們創造奇績外,更為自己的教練路上寫下豐厚的一頁。到了合約期滿時,馬紹爾總統親筆寫信希望外交部續聘他,讓他能夠繼續留在馬紹爾。直到最後,劉俊卿決定要離開馬紹爾時,他們都非常捨不得,還幫他辦了非常溫馨的送別會。

生為籃球人,死為籃球鬼

已經快六十歲的劉俊卿,從馬紹爾回到台灣籃壇,坐在球場的板凳席上,邱德治形容劉俊卿現在感覺很像是「漫畫《灌籃高手》裡那位從白髮魔變成白髮佛的安西教練」,除卻昔日火爆教頭的風格,他對籃球場上的投入和關心仍舊不減。

每個人都有夢,劉俊卿也曾有個夢,就是有一個二十四小時都可以讓他使用的球場,而他過去確實在台北汐止找了一塊地蓋了他的球場,讓他的夢想實現過。球場的開幕第一天,他忙到隔天凌晨五點,身體雖然疲憊,但心裡的雀躍卻難以言喻,「我躺在球場中央,看看四周⋯⋯這就是我的夢!」劉俊卿說。

之後他還在球場對面租了一個公寓,辦了籃球訓練營,讓訓練營的球員住在那邊,做球員養成。然而,他的球場終究抵不過現實的考驗,度過半年的蜜月期之後,一直虧錢,最後只能收手。儘管感慨現實的無情,但是劉俊卿一談到籃球和他的夢想熱情依然不減,他肯定地說:「我很雞婆,但是我的血液中都是籃球,我相信我是屬於籃球方面的人。」

「噓!不要告訴我太太,我還有一個女朋友,」這位被喻為台灣籃壇祖師爺對著年輕的球員揶揄地說,「我的女朋友在這裡。」他手指著地上的籃球。

曾經笑喻自己是「生為籃球人,死為籃球鬼」,劉俊卿當教練的資歷遍及各年齡與各階層,慶幸自己因為籃球,讓他體會人生的酸甘苦辣、世界的廣闊,而和每一位學生交會融合,一起度過球場和生活中的風風雨雨,再回想起來他更加珍惜,也讓他更積極想為籃球多盡一份心,目前他還是為籃球努力不懈,積極培養更多的籃球人才,他也認為籃球員不只在球場上要打得好,同時要對社會有貢獻,他只期許自己和籃球員能夠同心協力用心做好每件事,尤其是籃球這件事。